科技 2023-11-07 15:01

今天早上,奥克兰大学校园发生了一起事件,之后,奥克兰大学试图限制媒体对Siouxsie Wiles博士案件的报道。

该大学的律师今天在法庭上表示,一个人来到校园要求与怀尔斯谈话。

一名大学女发言人表示,在一名男子进入大学大楼询问这位科学家的情况后,校园保安于上午8点10分接到报警。保安人员和闭路电视都没有找到他。

这位女发言人说,没有人对他进行威胁,但已经向安全人员通报了情况,以防他再次出现,并通知了警方。怀尔斯和她的律师也接到了通知。

这件事发生在微生物学家和科学传播者怀尔斯在奥克兰就业法庭与该大学进行诉讼时。她认为,在她就Covid-19和疫苗接种发表评论后,该机构的领导人未能保护她免受威胁。

今天早上,该大学的法律团队在讨论媒体申请时透露了这一事件。

律师菲利普·斯凯尔顿(Philip Skelton KC)反对新西兰广播电台提出的记录听证会的申请,理由是这可能“重新引发”对怀尔斯的虐待,并引用了今天早上在大学发生的事件。

他说,批准媒体申请可能“造成健康和安全风险”,“这是每个人都在努力避免的”。

律师凯瑟琳·斯图尔特(Catherine Stewart)在咨询了怀尔斯之后表示,她的当事人并不反对媒体申请。她说,辩方的论点——最小化报道将减少对她的骚扰——是一个“谬论”。

“提高公众意识最终会带来更好的健康结果,”斯图尔特说,并补充说她的客户支持公开司法。

法官乔安娜·霍尔顿批准了媒体的申请,称“马已经跑了”,“在这个阶段限制媒体似乎有点毫无意义”。

包括《先驱报》在内的多家媒体昨日报道了聆讯的第一天。媒体报道此案不需要许可,但录制音频、视频或照片必须获得批准。

该大学否认违反了法定义务,并于今天下午开始对怀尔斯进行交叉询问。

其律师辩称,学术自由并非“不受约束”,大学必须平衡学术自由与健康和安全等其他责任之间的关系。

怀尔斯昨天说,学校没有立即回应她对性骚扰的投诉,而是“指责她是受害者”,告诉她减少在媒体上露面,以保护自己。

斯凯尔顿质疑怀尔斯关于她被大学压制的指控,称她就新冠肺炎接受了“数千次”采访。

怀尔斯说,她接受这些采访是对学校的蔑视,而且很多面试都是在她被学校人力资源人员告知“退出”聚光灯之前完成的。

斯凯尔顿说,怀尔斯从未被直接指示停止她的媒体评论,她的工作经常受到大学领导的赞扬。

怀尔斯回应道:“当你的副校长敦促你不要做某事时,这当然(感觉上)像是一种指令。”

斯凯尔顿列举了几个大学高级领导赞扬怀尔斯对疫情的公开评论的例子。

怀尔斯回答说:“这当然是在邀功。”

“这是看待它的一种方式,”斯凯尔顿说。

怀尔斯说:“如果我不是很慈善,请原谅我。”

该大学的法律团队还就学术自由以及何时限制这种自由是合理的问题向怀尔斯提出了质疑。

斯凯尔顿说:“学校的理由是,作为雇主,它必须平衡学术自由和对员工的其他法律义务,其中之一就是采取一切措施保证员工的安全。”

他还表示,怀尔斯批评同事、流行病学家西蒙·索恩利(Simon Thornley)时,自己也在寻求对学术自由的一些限制。索恩利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发表了有争议的言论。

“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判断,”怀尔斯提高了声音说。“我不认为我在任何阶段都要求他保持沉默——我是在问,‘当一个学者没有证据基础时,我们该如何处理这件事?’”

听证会预计将持续三周。